fxnp2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笔趣-第158章 攔路相伴-9lv0r

步步爲途
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
“王二毛、赵三柱,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钱荣明怒声质问,“上次,荣宏已和你们说的很清楚了,你们如果要提高承包费,我们兄弟就不包了。”
“等到年底合同期满,我们就将鱼塘退还给你们村里。”
对于钱家兄弟而言,垂钓中心的鱼塘如同鸡肋一般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村民们如果执意要提高承包费,他们只有撤出。
王二毛和赵三柱是马桥村两个出了名泼皮,今天便是他们俩领着村民拦下安盛水产公司的车的。
钱荣明的话音刚落,王二毛便怒声道:
“钱老大,你少吓唬人,今天这事不给我们个交代,你们公司的车就别想走。”
“你想要什么交代?”钱荣明冷声喝问。
赵三柱上前一步,出声道:
“两条路给你们选,第一,将鱼塘承包费提高到六百;第二,将前三年差价补给我们,然后滚蛋!”
钱荣明本就火爆脾气,听到这话后,再也按捺不住了,怒声道:
“赵三柱,你他妈皮痒痒了,是吧?老子揍死你!”
钱荣明虎背熊腰,满脸横肉,发起飙来很有点吓人。
赵三柱见状,暗生慌乱,故作镇定道:
“钱老大,你今天敢动老子一下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三个月前,赵三柱到垂钓中心闹事,被钱荣明狠狠教训了一顿,他很有点怵对方。
今天是安盛水产公司成立的日子,钱荣明不敢随便伸手,生怕多生出事端来。
除此以外,赵三柱现在俨然是马桥村民的代表,钱荣明一旦动手,极容易惹怒村民,得不偿失。
“姓赵的,你给老子等着,我饶不了你!”
钱荣明伸手指着赵三柱怒声道。
赵三柱事先得到的消息是,今天安盛水产公司开业,钱荣明绝不敢出手动他。
钱荣明的性子是出了名的火爆,赵三柱原先还有几分不信,见到眼前的一幕后,彻底信了。
“钱老大,我可不怕你,有本事现在就过来揍我!”赵三柱有恃无恐道。
钱荣明恨的牙痒痒,但却毫无办法。
就在这时,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
“领导来了,去请领导给我们做主!”
众人听到这话后,纷纷迎了上去。
钱荣明见到三辆小车疾驰而来,不由得紧蹙起了眉头:
“老三怎么将领导领过来了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”
就在钱荣明郁闷之时,三辆小车停了下来。
村民们纷纷围拢上去,请县长给他们做主。
吴广宏脸色阴沉似水,不动声色的扫了跟在身后的牛大山和何志远一眼。
作为一县之长,吴广宏最怕辖区内出现群体性事件。
眼前这一幕,颇有几分苗头,吴广宏不得不小心对待。
何志远本准备等财务抽查工作完成后,再启动针对垂钓中心的专项工作。
谁知不等他出手,老百姓已提前闹起来了。
见到吴广宏的目光投射过来,何志远心中很有几分愧疚,下意识低下头来,不敢与县长对视。
无论什么原因,群众聚集在县道上拦车,这一做法都是不可取的。
牛大山用眼睛的余光扫向何志远,一脸不爽之色。
若非何志远借安盛水产公司成立之由,请县长过来,他怎么会如此被动?
吴广宏在村民们面前站定,扬声道:
“各位父老乡亲,我是云都县长吴广宏,你们有什么委屈尽管说,我今天一定给你们个交代,但你们在国道上拦住安盛水产公司的车,是不妥的,说的大一点甚至是违法的!”
“你们先把路让出来,我来帮你们解决问题。”
“你们看怎么样?”
对于吴广宏而言,只要不出群体性事件就行,因此,他首先要求村民将路让出来。
安盛水产公司的车驶离后,就不会有大问题了。
村民们一时拿不定主意,纷纷抬眼看向王二毛、赵三柱。
王、赵二人本是泼皮无赖,虽说在这之前嚷嚷着要见县领导,得知吴广宏是一县之长后,反倒懵了。
王二毛强打起精神,出声道:
“既然县长将话说到这份上了,我们就让安盛水产公司的车先走吧!”
“堂堂一县之长,绝不会忽悠我们小老百姓的。”
王二毛自以为高明的挤兑吴广宏一句,实则在别人眼里,不过徒增笑料而已。
村民们听到这话后,纷纷退让到了路边。
钱荣明见状,连忙示意司机开车,加快车速向云都县城驶去。
“说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吴广宏冲着王二毛和赵三柱发问。
这两人一看就是村里刺头,吴广宏脸色阴沉,态度不是很好。
“县长,你给评评理,这年头,哪儿五百块钱一亩承包鱼塘的,这也太欺负人了!”
赵三柱一脸不快道。
“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,没头没脑的一句,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!”
吴广宏出声道。
王二毛和赵三柱嗫嚅了半天,好不容易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了。
吴广宏眉头紧蹙,沉声问:
“你们觉得钱家三兄弟给的鱼塘承包费太低,要求由每年五百一亩长到六百,对吧?”
冥王老公我有了
王二毛和的赵三柱见县长终于明白他们的意思了,面露开心之色,连连点头称是。
“县长,他们如果不给我们涨价,,便说明存在官商勾结,您一定要将他们绳……绳之以法!”
王二毛好不容易想起一个成语来,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。
“你叫王二毛,是吧?”
吴广宏沉声说,“你们要求提高鱼塘租金是正当的诉求,这没问题,但官商勾结什么的,可不要乱说,这可是要承担责任的。”
王二毛听说承担责任,面露慌乱之色:
“县长,我没什么文化,随口一说,你别在意!”
“你只要钱家兄弟提高承包价,这事便算完了,我立即领他们走人!”
吴广宏意识到事情没这么简单,如果王二毛等人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,钱家兄弟没理由拒绝,他们也没必要采用如此过激的做法。
“这事我不能只听你们的一面之辞,也要听听钱总他们的说法!”
吴广宏说到这儿,抬眼看向钱荣宏。
若非何志远使眼色示意钱荣宏不要开口,他早就出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