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c2yp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飛越泡沫時代討論-717. 必勝之歌看書-89r2m

飛越泡沫時代
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
菊池桃子的电话来的叫人意想不到,说的话也叫人猜不着她有什么意图。也或许什么都不为,只是她就是这样的脾气。
岩桥慎一毕竟跟菊池桃子不熟悉,想不出个为什么。
不过,菊池桃子邻家女孩一般的随和与聪颖,还是让岩桥慎一对她印象不错。电话里有一搭没一搭客气了一句,他正准备提出挂电话,忽然又听她说了句。
“见到了ZARD的各位以后,我有点等不及。”
菊池桃子在电话里软软一笑,“期待着东京场快点到来,想去看他们演出。”
这语气,像个贪吃的小孩。岩桥慎一听着,觉得有意思。
“我们的ZARD要是听您这么说,准高兴的不得了。”岩桥慎一回道。他没把这通电话当成是件大事,也就不在意菊池桃子这略显唐突的态度。
真要说起来,也许菊池桃子自己,也不认为这样的唐突尴尬难堪。
她像个被宠爱着慢慢长大的孩子,整个人松弛而又大方,同时也并不欠缺教养,似乎在电话里说些什么都自然而然。
“先前,工作人员说起转型的事,来征求我的意见时,我说‘想唱有一点摇滚味的歌曲’,没想到,公司替我组了支摇滚乐队。”菊池桃子随口说起。
“LA·MU—吗?”岩桥慎一道。
菊池桃子一笑,“您知道吗?”
岩桥慎一“嗯”了一声,“之前有听说过。”……是在菊池桃子帮ZARD推销以后打听过。
“因为销量不好,观众的反响也不怎么样,所以现在已经休止活动,处在半解散状态了。”菊池桃子告诉他。
不败天帝
她自己说起来,倒是一点也不以为意。
【书友福利】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,还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关注vx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可领!
本来也是如此。菊池桃子并不反感偶像的身份,当初被工作人员询问接下来歌曲的风格时,也没有转型去当乐队女主唱的打算。
结果,却被公司趁机强硬安排了支乐队,被推上了乐队失败、不得不加快转型、萌生出不再和事务所续约的想法——如此一条宛如滑梯般不断滑过的路。
“说实话,没想到您会去组摇滚乐队。”岩桥慎一道。
菊池桃子也打趣自己,“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去组摇滚乐队。”
这语气逗笑了岩桥慎一。
“不过,您牵头的乐队天国热度很高,公司的人似乎也有趁此抓住机会的想法。”菊池桃子的话脱口而出,却忽然感到害羞,仿佛说出了不该说的话。
“是这样。”岩桥慎一倒是语气平静,“新的潮流冒头的时候,想要去追随也是难免的想法。所谓的流行音乐,就是这么回事。从这点来说,贵公司的说法颇有远见。”
话说出口,难免有一点自夸的意思。
不过,当下正是乐队潮兴起的时候,岩桥慎一并不觉得这么说心虚。刚开始的时候,还会为了这点微不足道的小成绩而自谦,但现在,就理所应当的觉得自己值得一夸。
菊池桃子听他这么说,心里一松,不禁一笑。
话说到这儿,告一段落,岩桥慎一准备和她道再见。当他开始说挂电话时的社交辞令时,菊池桃子忽然感到些许难言的焦躁。
仿佛是兜兜转转,但却始终未能触碰到要领。
可是,不挂电话,接下来要说什么,也似乎不知道该用哪一句开启新话题。
这时,岩桥慎一已经放下了听筒。
……
二十三日,岩桥慎一跟着DREAMS COME TRUE的团队去大阪。
有过福冈场的演出经验,乐队这次的彩排。主要聚焦在对场地的熟悉上面,彩排期间,美和酱基本上没有开嗓唱歌——虽说如此,该冲刺的花道倒是一点也没落下。
二十四日和二十五日的天气预报,大阪的天气都没有雨,倒让人松一口气。福冈场的演出结束以后,晴天娃娃们被收起来,留待录像带发行时当作限定赠品。
大阪场的舞台布置和福冈场基本上相同,一回生两回熟,美和酱跑起来更顺腿。
福冈场演完以后,美和酱对自己的体力极限大概有了个数,回东京以后继续健身,增加体能。
似乎是大型演唱会的成功,给她注入了更大的劲头儿。为了舞台上更好的演出效果,美和酱全力以赴。
相比起遥远的九州福冈,DREAMS COME TRUE在大阪的人气还要更高一些——毕竟乐队曾数次前来大阪录节目宣传,而美和酱这种大大咧咧的个性,也颇受大阪人喜爱。
彩排时的流程少了、自由活动的时间就多了。空闲的时候,美和酱高高兴兴去逛大阪的商店街,在道顿堀的饮食店大快朵颐。
不过,有了福冈场的前车之鉴,这次出门,她老实戴上墨镜和帽子,做足了女明星的排场。
岩桥慎一被这么个全副武装的小狐狸拉着出去玩,颇有那么点女明星与她的经纪人的微妙感觉。
头套一摘谁也不爱,他倒是什么伪装也没做。
可一个戴着明星专用大墨镜,另一个朴素到宛如大阪街头的普通游客,这么一来更显得这个搭配奇怪。
美和酱没有被认出来,就开始看岩桥慎一不顺眼,想折腾折腾他——
“慎一君也戴个墨镜怎么样?”
听她这语气,只要岩桥慎一敢答应,她就敢斥巨资替他买个明星专用款大墨镜。
“快算了吧。”岩桥慎一赶紧拒绝。
光是美和酱自己,这戴墨镜的模样儿就够不伦不类的了。如果两个人都戴,这么走在街上,百分之百会被当成奇怪的人。
尤其是他,一个本来就够黑的幕后黑衣人,再戴个墨镜多不像话……
美和酱“嘁”了一声,“真没意思。”
……就是被你觉得有意思才是个大问题吧?
岩桥慎一心里默默吐槽。
“那我也不戴了。”美和酱也觉得不自在,摘了墨镜。
但到底没忘记把帽檐往下拉一拉。这认认真真的态度,看着是挺有女明星自觉的了。岩桥慎一刚为她欣慰了三秒钟,这只小狐狸立刻晃起她的大尾巴。
“要是被认出来,签名的时候还要画长颈鹿,太辛苦了。”
行吧。难得她还记得跟岩桥慎一出来时,给人签名会多画个长颈鹿图案的想法。
岩桥慎一出谋划策,“不要紧,真被认出来,就说是经纪人不允许签名合影——在餐厅里被认出来也不行。”
“真是严格。”美和酱倒打一耙。
岩桥慎一突然不是很想再理会她。
越是这样,越是让这个耗子扛枪惯了的家伙粘过来,“不过,慎一君是我的经纪人——这也没错就是了。”
……是监护人才对。岩桥慎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。
两个人在大阪的商店街有一搭没一搭的闲逛,其实也没什么想买的东西、更没什么想去的地方,纯粹为了消磨演唱会前的空闲时间。
路上,偶遇拿着DREAMS COME TRUE演唱会周边的人,美和酱就有点想跟他们打招呼——来自一种朴素的好意。
大阪场三万三千个观众,对她来说是一整个概念,但路上偶遇的人,却是活生生的个体。
不过,一朝成了女明星,这种事也只能想想而已。
美和酱收起她小狗似的好奇心,尽管时不时还用她的目光去嗅一嗅遇到的过后的观众。不过,任谁也想不到,这个如此朴素的家伙是今天大阪最大牌的歌星。
似乎是只有站到舞台中间,这只小狐狸才发散谁也遮不住的光芒。
走到人少的路段,她声调轻快,小声哼唱。
岩桥慎一听一听,听出她在唱什么,为之一笑,“你的决胜曲。”
《一周一次的恋人》。
美和酱看他一眼,并不停下自己的哼唱,反而颇为高兴的,继续哼着歌词:“不会主动打电话给你~听到电话铃声不会马上接起来~”
“不会让你知道我在等待~到最后也不会说‘我爱你’~”
她自顾自哼着歌,岩桥慎一安安静静听她唱。唱完了歌,小狐狸笑嘻嘻的凑近他,“慎一君可别忘记这旋律哦!”
“忘不了的。”岩桥慎一知道她在说什么,答应着。
两个人随便逛一逛,钻进下町的饮食店随便吃点,然后回酒店——
上车、去演唱会场地,等着开演。
大阪场三万三千张门票一售而空,见识过两万七千人规模的福冈场,对于过后要面对的场面,整个团队都已经心中有数。
尽管如此,开演之前,该紧张的还是紧张。毕竟,容纳三万三千个观众的会场是个概念,登上舞台的那一刻却是切实的体验。
时间一到,演唱会开场的Intro响起,穿戴完毕,把肩背式键盘背在身上的岩桥慎一,等待着自己站上舞台的那一刻。
尽管还待在属于后台的范围,可如浪一般翻涌的欢呼已然传达过来。
当站上舞台、演出开始,美和酱唱出开场第一曲时,来自全场的欢呼与掌声,仍让人切身体会到正被观众如何的厚爱。
直到这样的场合,才知道那只大大咧咧的小狐狸有多爱掉眼泪。
从九州再到大阪,DREAMS COME TRUE,梦想成真。
排山倒海的欢呼声里,岩桥慎一走到美和酱身边,为她伴奏、为三万三千人的演出伴奏、也为他走上这条路的初衷、他自己的梦想伴奏。
美和酱扭过头看看他,开开心心唱着:“但我可是有证据的哦~第一次牵手以后,我的右手,就变得超能又特别~”
她对着岩桥慎一伸手。
岩桥慎一把手伸过去,和她的右手握了握。美和酱大笑着,又转过身去找中村兄,也和他的左手握了握。
握完手,一左一右,拉住她的两个曾毅,跟观众们致意。
有过大型户外演出的经验以后,不管是美和酱还是岩桥慎一和中村兄,三个人都游刃有余多了,也多少掌握到了作为主角,在这种露天场地、和观众们相隔很远的情况下如何增加互动的窍门。
和福冈场不同,大阪场的烟火大会环节,被放在了演唱会的中场。每当有烟花腾空,观众席都传来捧场的欢呼。
这时,已经进了内圈舞台的岩桥慎一,也再度从里面走出来,三个人站在一起,凝视不断升起又绽放的烟花。
当最后一颗烟花在夜空中绽放,演唱会的下半场再度开始——
下半场的第一曲,唱的是这次为大阪场特别加唱的那首歌,也是岩桥慎一和中村兄认识美和酱、相继决定愿意为了DREAMS COME TRUE聚到她身边的那首歌。
美和酱的必胜曲、《一周一次的恋人》。
不过,是无伴奏的清唱,岩桥慎一和中村兄这两个被她盖章过“没有唱歌才能”的队友,在旁边替她做和声。
某种意义上来说,上午两个人出去逛街时,自顾自哼唱这首歌的美和酱,是在一个最适合彩排的地方、彩排了这首歌。
而后,宛如当初和她初次搭话,听她在东京的街头、清唱起这首歌的情形。
只不过这一次,台下有三万三千人凝神静听。
……
大阪场进行的一切顺利,美和酱的状态比起福冈场来,显得更加稳定。
演出结束,走完总结会的过场,众人一起去吃东西。一整场演出下来,各个不是饿到饥肠辘辘,就是已经饿过头。
不过,等坐进餐厅的包厢,被食物抚慰过后,各个又都生龙活虎,气氛也热热闹闹。
饭吃到一半,照样又开始商量起接下来要做什么。跟福冈场时不太一样,众人要更放得开一些,决定再去续个摊的、要比直接回去的人多几个。
夜生活达人中村兄,不放过在大阪快活的机会。美和酱则继续表示要回酒店。
这次,岩桥慎一也表态,“我要回去休息。”
“诶~真可惜。”
中村兄笑眯眯。看这表情,真是一点也没有“可惜”的意思。
过后,兵分两路。
“真可惜。”
坐进回酒店的车里,又换美和酱拿他开涮,“慎一君不去好好快活一下吗?”
岩桥慎一实在不太想理她——要是理了她,这家伙九成九会更来劲。
太熟了就是这样,想终结话题,立刻就能找到那个摁下去就管用的按钮。
美和酱小小吃个瘪,老实了。靠在座位上,扭过头去,沉着一张脸,凝视车窗外的风景。倒不是因为吃了瘪不高兴,而是没人陪着疯,演唱会过后的疲累涌向四肢。
回了酒店,美和酱去享受马杀鸡放松身心。
岩桥慎一回了房间,拿起听筒,往东京中森明菜家打电话。